1603-1949年外国人在新疆探考纪要

点击数:15442016-11-25 01:03:59 作者:佚名


古老的“丝绸之路”分南、北、中三条横穿新疆,有力推动了中原文化在西域地区的传播和东西文化的交流。各族人民在这块土地上劳动生息,共同创造出了古代西域博大壮伟、独具特色的历史文明。新疆境内的大型生土建筑遗址;年代久远而内涵丰富的古墓群;保存完好而完全自然形成的“木乃伊”;艺术风格多样的石窟壁画;遍布全疆的石雕岩刻;史料价值极高的文书简续;精美无比的丝毛织品,品种多样的古生物化石,风格独特的民族古建筑;具有地方特色的石器、陶器、铜器、木器、玻璃器、钱币等,文物种类众多,历史文化内涵丰富独特,成为中外学者研究新疆和“丝绸之路”沿线历史文化的珍贵宝库。自本世纪初以来,新疆的文物考古工作就以其极大的魅力和潜力,一直为世人所注目。


解放前新疆考古史简要

1603年,传教士鄂本笃随一支商队沿丝绸之路经叶尔羌(今新疆莎车)、喀什噶尔(今新疆喀什)、阿克苏、库车、焉耆、吐鲁番、哈密到中原传教。

1720年,俄国将军李哈列夫率领440名军士到我国的额尔齐斯河上游探察河源。

1760年,俄国的斯涅基列布到阿尔泰寻找金矿。1811年,俄国的普金舍夫进入伊犁后向北过准噶尔再南行,发现了天山北麓和南麓的分水岭。

1824年,英国商人穆尔克罗夫特经克什米尔到新疆和阗(今和田),考察了一些城市及人口、人种、道路里程、气候、河流、经济、矿藏等。

1847年,英国人亨利斯特雷金到叶尔羌,考察了喀喇昆仑山,搜集了植物标本。

1856至1857年,俄国地理学家、植物学家和昆虫学家谢苗诺夫到当时还属于我国的伊塞克湖及其附近的天山考察,记有《天山游记》。他的考察虽有科学价值,但也为沙俄的侵华献计献策,被沙皇授予“天山斯基”的称号。

1856年,俄国人僧克到塔尔巴哈台(今新疆塔城)收集了大量植物标本。

1857年,普鲁士人阿道夫、赫尔曼和罗伯特翻越喀喇昆仑山到阿克赛钦,又沿喀拉喀什河进入叶尔羌、喀什噶尔,绘制了喜马拉雅山和天山的地图。

1858年,俄国人哥鲁别克率探险队前往天山、伊犁和塔尔巴哈台考察。

1859年,俄国的瓦里汗诺夫经喀什噶尔进入我国准噶尔、伊犁、天山地区考察,著有《准噶尔概况》、《喀什噶尔》。

1868至1878年,英国商人罗伯特沙敖对喀拉昆仑山及其南北两麓尤其是叶尔羌、喀什噶尔等地的山川地形、交通道路、物产资源、风土民情以及当时新疆的政治时局进行了考察,著有《鞑靼高地、叶尔羌、喀什噶尔(原中国的鞑靼)游记以及翻越喀喇昆仑山口的回程》一书。

1875年,俄国植物学家兼医生雷格尔在被俄国占领的宁远县(今新疆伊宁市一带)做医生。他从当地人中得知天山腹地里有秀美、别样的风光和植物,于是,沿伊犁河、巩乃斯河谷溯源而上,翻过那拉提山、天格尔山到达了与宁远风光截然不同的干旱少雨但却绿色满园的吐鲁番盆地。吐鲁番的高昌一带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他将这里描述为“筑有很厚围墙的一大片墟址”的“一座古罗马般的城市”,他继而断言到,“这是古代新疆的一个文化发达民族的建筑物”。在雷格尔之前进入西域新疆的人大多以地理与自然科学为主,并非深入文化中。雷格尔的文笔很一般,他对高昌古城遗址考察后的记实性描述并不准确,也不撩拨人心,但却引起了西方学者和探险家的极大兴趣,也揭开了新疆文化考察的开端。

1879年,普尔热瓦尔斯基经布伦托海(今新疆福海县境内的乌伦古湖)到古城、巴里坤、哈密、进入甘肃安西、敦煌考察,收集了大量动植物标本。

1880年,俄国的格罗姆兄弟到吐鲁番考察,但他们的考察报告《西部中国纪行》是用俄文写的,并未引起西方人的注意。

1883年,普尔热瓦尔斯基进入新疆罗布泊地区考察了罗布人的首府阿不旦后到若羌、尼雅(今新疆民丰县尼雅遗址)、克里雅(今新疆于田县),欲由此进入西藏。后抵达和阗,沿和阗河到阿克苏,经乌什出别迭里山口回国。

1885年,英国人凯利翻越昆仑山到达克里雅、和阗,又沿和阗河、塔里木河到库车、焉耆、吐鲁番、哈密、乌鲁木齐等地考察。

1886年,英国人杨哈斯本从北京出发,经哈密、吐鲁番、焉耆、阿克苏、喀什噶尔到叶尔羌进行探察活动。

1888年,芬兰的东尼尔和波龙马克也曾到西域新疆进行考察。

1889年,斯文赫定进行了他第二次的中亚探险,发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丹丹乌里克、喀拉墩古城和楼兰古国时期的重要遗址,并为1901年楼兰的发现奠定了基础。

1889年,普尔热瓦尔斯基第五次进入新疆,考察了一些山脉、湖泊等。

1889年,一个叫鲍威尔的英国少校前往喀什噶尔、阿克苏、库车等地寻找失踪的英国士兵。在库车期间,他从当地巴扎上贩卖从沙漠古城拣拾来的旧物的小商贩手中得到了一份手写的文书,那上面的古怪字体当时并没引起他太大的注意。当他将那文本带回欧洲经鉴定后才得知,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用印度婆罗米字母写的梵文经书,而且是写在桦树皮上的,时间大约在公元5世纪。后来,这份文书被称为“鲍尔文书”。

1890年,普尔热瓦尔斯基进入新疆,考察了喀什噶尔等地的一些河流、河谷等。

1890年,法国探险家杜特雷依经新疆去西藏考察。在新疆段,他们收集了许多古代文卷和遗物,均为6、7世纪印度的文物。

1892年,英国人利特代尔进入喀什噶尔到塔里木盆地、罗布泊,猎取了野骆驼、阿尔泰野羊(马可波罗羊)等。

1892年,法国人莱因斯在和阗得到一些手稿,其中3张较长的纸上写有古代印度的文字手稿。这些手稿的发现,引起了俄国、欧洲学术界和政府的关注,纷纷派出所谓的“考察队”赶赴新疆“考察”。


1893年,俄国的罗博洛夫斯基、科兹洛夫以及巴尔托里盖分别进入新疆的伊犁、开都河(今新疆和静、焉耆一带)、吐鲁番盆地、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

1894年,德国李希霍芬教授(他曾到中国考察,著有巨著《中国》一书)的学生、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到达喀什噶尔,听说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有很多古城,于是他开始了由叶尔羌河横穿沙漠抵达和阗河的“死亡之旅”探险,几乎全军覆没。他首次穿越中亚大沙漠的旅行以及对塔里木盆地的所见所闻的精彩报道、对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沙埋古城丹丹乌里克、喀拉墩等的考察文字、地图测绘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1897年,俄国圣彼得堡科学院派季米特里克莱门茨到天山南部进行自然科学考察兼考古、收集文物。克莱门茨在吐鲁番考察和发掘了高昌回鹘的都城、阿斯塔纳-哈拉和卓古墓、吐峪沟、木头沟和其他一些古代佛教遗址共计130个洞窟,收集了多件文物,写出了《吐鲁番的文物》一书。克莱门茨的书引起了人们对新疆沙漠边缘丰富文物宝藏的兴趣。

1899年,俄国的科滋、兹洛夫进入阿尔泰考察,收集了大量历史和民族学资料。

1899年,斯文赫定进行了他的第五次旅游探险,绘制了塔里木河航线图,在楼兰取得了许多文卷抄本和钱币,确定了罗布泊的方位。

1900年,受斯文赫定文字感召和鼓励,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开始了他预备已久的藏北高原以及其北的沙漠地区的考察。先后去了丹丹乌里克、尼雅等古城,带回12箱塑像、艺术品、壁画和木简等,写有《古代和阗》、《塞林提亚》、《亚洲最深的腹地》、《在中亚古道上》等书。

1902至1903年,日本的大谷光瑞考察队考察了丝绸之路上的佛教史,并沿喀什噶尔-和阗-阿克苏-库车-吐鲁番一线考察,发现了克孜尔石窟等七个庙宇和明屋,剥取了一些壁画,收集了各种文字的抄本。

1902年,德国画家、佛教美术家阿尔伯特格伦威德尔带领“德国吐鲁番考察队”对吐鲁番进行了第一次考察。他们的重点是高昌古城、胜金口千佛洞,发掘出梵文、回鹘、蒙古、古突厥、汉、吐蕃等写本和泥塑、壁画、木雕、木版画等文物,带回了成箱珍贵的佛窟艺术品。在对“不能辩知的文字”破译后,发现了较早时期流行于吐鲁番的摩尼教文字,其中一幅有摩尼教的创始人摩尼的壁画。同时,他们还找到了一种“死文字”——粟特文。

1903年,美国的亨廷顿进入新疆的天山深处,与柯尔克孜人生活了3个月,出版有《1903年中亚考察》、《新疆两千年》等书。

1903年,德国考古学家格伦威德尔前往吐鲁番考察,收集了46箱文物。

1904至1905年,勒柯克作为德国“吐鲁番考察队”的成员,在格伦威德尔坚决反对剥取壁画、主张临摹研究的情况下,利用一种狐狸尾巴状的锯子盗割了高昌古城、柏孜克里克、胜金口等古城和千佛洞中的15幅大型壁画和佛像。

1906至1907年,他随格伦威德尔从俄领中亚进入喀什噶尔,到吐木休克遗址进行挖掘,然后到库车克孜尔千佛洞。格伦威德尔的全部精力在临摹壁画上,但勒柯克则肆无忌惮地剥取壁画。格伦威德尔对勒柯克的行为极为不满,指出,“把壁画搬走,除了意味猎奇和盗窃外,不会有别的什么意义”。

1905年,亨廷顿翻越喀喇昆仑山在塔里木盆地南、东两侧的和阗、策勒、克里雅、尼雅、车尔臣(今新疆且末)、卡尔克里克、米兰等进行了考察,发现恰哈遗址。之后进入吐鲁番盆地,抵达乌鲁木齐后出塔城回国。亨廷顿的考察著作有《重逢在亚洲腹地》、《亚洲的脉搏》、《文明与气候》等。

1906年,斯文赫定第六次来中国,经新疆到西藏考察。

1906年至1908年,斯坦因进行了他的第二次中亚考察。他遍游中亚、青藏高原。他的路线是:由印度出发,跨越喀喇昆仑山、经和阗、克里雅、米兰、楼兰到达敦煌,考察了热瓦克佛寺、尼雅古城、楼兰遗址、米兰古城、敦煌千佛洞、焉耆明屋等。在米兰,他发现了保存在塔里木地区最古老的产生于3、4世纪的受西方、地中海地区影响的佛教壁画;在敦煌,他巧妙地用500两白银骗取了王道士看护的莫高窟中手写的古代文献和艺术品570余份。由敦煌,斯坦因去了青藏高原的青海湖地区,再经哈密到吐鲁番盆地。在对一些“小城堡”发掘后,他经由焉耆到达克里雅、和阗,再转向北到阿克苏,然后前往喀什噶尔,越过喀喇昆仑山回了印度。这次,他共收集古文物8000余件。

1906年,法国的伯希和抵达喀什噶尔,他本想去库车考察,但得知德国吐鲁番考察队已在库车,于是他们起程去了巴楚的吐木休克进行挖掘,发现了大量雕塑。然后,他们返回库车,对苏巴什、克孜尔、库木吐拉等千佛洞遗址进行了拍照。随后去了敦煌,从王道士手中买下了很多有价值的手稿。这些手稿包括用婆罗米字母写成的印度语和吐火罗语文献以及回鹘文和吐蕃文文献,再后,经兰州到北京取道海路回了法国。

1907至1909年,芬兰的曼内海姆男爵对中亚(包括西藏东部和甘肃兰州)进行了地图测绘和人类学研究。

1908年,日本橘瑞超进行了一次北京到敦煌到吐鲁番的仓促考察,然后,他们去了克里雅、和阗、喀什噶尔(包括部分人去的库车)。 

1909至1910年,俄国圣彼得堡科学院派鄂登堡对天山南北地区进行考察。他在硕尔楚克(今新疆库尔勒附近)收集了大量雕塑和壁画,然后去了吐鲁番的高昌和柏孜克里克。在返回途中又粗略地侦查了库车、罗布泊等周围的古遗址。

1910至1911年,日本的橘瑞超又进行了第二次丝路考察,他们这次的足迹遍布塔里木盆地,重点是敦煌和吐鲁番,并抵达了拉达克的列城。一路上取得了一些珍贵的文献和壁画。

1913至1914年,勒柯克进行了最后一次“德国吐鲁番考察队”考察活动。他们的计划已超出了吐鲁番,向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前进,重点是库车。由于生病,勒柯克的工作由其副手巴图斯进行。巴图斯取得了克孜尔的大量壁画。勒柯克病好后,去了库木吐拉,收集了一大批受到中国文化影响的佛教壁画。在吐木休克短暂发掘后,他们去了喀什噶尔,经俄国回国。德国四次吐鲁番考察共攫取中国文物433箱约3.5万公斤,其中壁画630多幅。

1914至1915年,鄂登堡又一次率领俄国人进入中亚,一直到达敦煌,取得了一些中文书稿。

1915年对中亚进行的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文化史考察。他由丝路南道到达敦煌,然后到甘肃北部、内蒙古西部的黑城遗址(今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从这座“死城”中得到了大量珍宝。他经由黑城到吐鲁番,对柏孜克里克壁画进行了大肆破坏,并对阿斯塔那古墓葬进行了挖掘,取得了大量随葬品和绘画后,经库车进行了地形测绘,到了喀什噶尔,经今阿富汗到了印度。由于“一战”,很多西方国家顾不上对中亚的考察和探险,因此,西域新疆处于相对安静的状态。

1926至1927年,丹麦的亨宁哈士伦进入天山腹地的巴音布鲁克吐尔扈特部落近一年,了解吐尔扈特人的风俗。

1926年,斯文赫定应国民党中央政府发邀请,勘察西北地区的地形、地质、气象和考古。

1927年,英国地理学家、人种学家特林克勒参加了由“不来梅大自然、人类文化与贸易博物馆(后称“海外博物馆”)”组织的中亚考察。他们对拉达克(印度)及塔里木盆地西南部的地理、自然科学以及艺术进行了考察。特林克勒在和阗收集了一些残破不全但极有价值的文物,考察了喀喇昆仑山以北的地质地貌,发现了桑珠岩画,并进入已发掘过的热瓦克、丹丹乌里克等遗址,攫取了数十箱文物。

1927年,英国商人拉提摩尔由北京进入新疆进行商业考察。

1928年,斯文赫定应国民党政府邀请来中国考察塔克拉玛干以南的古代道路。

1929至1930年,瑞典的贡萨尔雅林到喀什,了解了维吾尔族语言文字和民俗等。

1931年,法国考古学家哈金参加了一次横贯亚洲的考察。在中国人要求严格遵守考察路线的情况下,他依然偏离路线,绕道去了库车的克孜尔、硕尔楚克和吐鲁番,考察了柏孜克里克等石窟。

1932年,斯文赫定来中国试图利用汽车旅游恢复他的探察活动,在国民党政府的支持下,他组织了考察队进入新疆,但因政局不稳而中止。

1934年,瑞典的贝格曼在罗布人的帮助下,考察了楼兰古国时期的一系列墓地,最终发现了小河墓地。

1935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段时间,共有瑞士新闻记者马依纳、职业作家弗来明、英国外交官泰克曼、英国人费尔希纳、希普顿、怀特、范迪维特、埃斯林顿史密斯、美国人帕克斯顿、弗兰克、肖尔、澳大利亚记者罗伯逊、英国地理学家蒂尔曼、等到中国新疆进行考察。

20世纪中期,我国学者开始注意并研究丝绸之路上的文化。

1928至1930年,考古学家黄文弼进行了2次吐鲁番、焉耆、库车等地的古遗址考察,并对包括和阗在内的塔里木盆地西部进行了调查。黄文弼也剥取了上述地区的一些壁画,但却毁于日本对杭州的一次轰炸。

1942年,国民党政府成立了“敦煌文物保护研究所”(即现在的敦煌研究院的前身)。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政府开始对甘肃、新疆的古遗址进行修复和研究。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