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人区 我的穿越日记 连载(六)

点击数:7012017-02-28 10:53:07 作者:本色

新闻摘要:经过先无奈后麻木的等待,我们终于要出发了,从依吞布拉克镇到……

第七天(10、7):听闻大水冲断路 另辟蹊径抵阿湖

经过先无奈后麻木的等待,我们终于要出发了,从依吞布拉克镇到茫崖与从花柳沟出发的
3台保障车、深圳的4台80及路虎汇合进山。早餐还是那著名的上海馄饨,老虎他们居然认了老乡,馄饨店老板是他们浙江人。真香啊,我把汤都喝得干干净净,虽然想到无人区不会有热馄饨了,但没有想到最后连热水,不,连水都没得喝了。在茫崖等了几分钟他们都到了,聚齐后还发生了叫我现在都记得的一幕。是深圳的朋友,但具体是谁发起已经不记得了,把手伸出来大家围成一圈都握住,就像电视上比赛开始那样大家齐呼,象征着我们的团队将同心同力克服远方那对我们而言的未知。很快柏油路就消失了,我们斜插上了一条土路,顺河进了山口,就到了第一个(也是全程唯一的一个)检查站。这里的夏天一定很美,小河蜿蜒着从检查站后流过,是一个比较大的山间盆地,远处已经白雪皑皑了。车师去办理进山手续,保障车已经被拉得很远了,好一会才跟上来。这里的站长是个姓张的小伙子,我们和他聊天的时候显得有些羞怯。问了他的情况却叫我佩服又难以理解。他大学毕业后在华能集团乌鲁木齐工作,地点离我家不远,老家是库尔勒的,离这检查站近千公里,而库尔勒离乌鲁木齐只有不到5百公里。我很奇怪为什么会到了这里,与专业不对口又艰苦,他说是考了公务员分配到了这里,竞争还很激烈呢。不明白,公务员的身份就那么重要?当然,能在保护区坚持工作,还是很佩服他的。他们每个月轮换一次,但回家了也不能完全休息,还要到单位值班,所谓单位就是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最初成立是国家级的,但现在交到巴州了,我想像我们这种等级森严的社会,一个县级局能有多大权力啊?保护站常年居住着一个维族牧民家庭,我只看到女主人的背影一晃,好像给些补贴吧。



这里
是依吞布拉克的商业街,左边9有我们每天吃晚饭的川菜馆

我们的定点早餐厅

我车上的小猪来自四川,但这里的馄饨叫她暂时忘记了最喜欢的肥肠粉


转过这个山口,就是检查站了


如果季节再稍早些,这里要更加漂亮些


检查站简介和阿尔金山国家级保护区的示意图

如果季节再稍早些,这里要更加漂亮些


(左起)我们的副领队兼向导车师、保护站小张站长、2号老潘车乘员来自成都的王凯、领队骆驼交谈甚欢


本文作者——正是在下,这时候看上去还像个人


在保护站和刚刚离开保护站,是大家最快乐的时光。我们进无人区了吗?是的,我们进了,车轮每走一寸都是在与无人区亲密接触。看到什么大家都惊喜,马都以为是野马,骆驼也都以为是野骆驼,电台里此起彼伏车师笑着说过几天进了核心区大家恐怕看动物都会看烦的。前面路向山中延伸,但车师叫排在第二位的我停车,他去找路。路被水冲断了的消息我是知道的,祁曼塔格乡去不了我也是知道的,但现在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是谁在什么时候旁边还有谁通知我的。听到车师电台里喊可以过去了,我下了公路切直线往他靠拢,身后的车队也各行其道往荒滩里驶去。前面是个大河沟,车师停在坡上拿出了一挂鞭炮,我拿着相机走到他身边,可以清晰的听到他边洒白酒边喃喃自语:
“山神爷爷,求你保佑我们团队一路平安……”大家也都赶到了,鞭炮声中深圳的X熊趴在地上开始行大礼,看他前扑后撅的样子我真想笑,但强忍住了,因为我虽然不相信这些,但这个时候是比较庄严肃穆的,万一得罪了山神呢?

骆驼也下车了,手捧洁白的哈达进行第二轮,很严肃的样子有些仪仗队的范儿。礼毕平身,车师上车往沟底走去,我还没动,就见老李的车紧紧跟上去了,第一次看到老李的急性子。沟底过不去,车师转向往上游走,老李还不不甘心,非要走到沟边瞧瞧,开沙豹的小徐是我的朋友,也仗着车高轮大,换个地方想下,结果都一样,此处不通。

本来沿着路进山,翻过达坂就是祁曼塔格乡,从那里可以到沙子泉、太阳湖等(太阳湖要走祁曼塔格我是几天后才知道的),说是路被冲断了,我们要沿山边向右拐,另外找路翻这座山。




简单而又隆重的拜山仪式,先敬酒供食物给山神,再放鞭炮驱野鬼,最后献哈达。来自深圳的
×熊差点把我逗的笑出声来。






我们的三台保障车(好像以前穿越的都把保障车叫
“奶妈”,但我们这次没有人这样说):东风沙豹:我观察应该最强,是救援(尤其救其他大车)的主要力量,但如果他陷车了,救起来太困难了;奔驰乌尼莫克:也不错,只是可能因为年纪太大和保养不善,有些毛病;一汽解放通讯车:估计是部队退役的,年纪太大了,连发动机侧面的字还是“第一汽车制造厂”花体字,动力小,怕过水。按照西北路的说法“那发动机跟鞋盒子差不多大”




无人区行车,视觉效果要比平时好很多啊






第一天其实绝大部分都是有路的,就是在拜山之后要过河沟爬山坡。
也算越野吧,河沟都是大石头,而且一把过不去,还要倒一把,山坡说陡也不算太陡,比后来逃离的时候要差多了,但大家已经忘记楼兰古城那拆车场了,都想玩越野了。中午稍微停了下车,吃的干粮,是早晨发的馕。以后供应正常的时候出发前都会给每辆车一个装了食品的塑料袋,专用术语叫“路粮”。尽管有路,但车师路上还是叫我们停了两次,他到前面去探路。看来,无人区的路也说不准啊。这天翻了一座山,应该就是祁曼塔格山。我功课没有做好,过山的达坂可能就是风尘口达坂吧,如果哪位有准确的答案,就请告诉大家吧。按照原定计划,这天应该扎营在阿其克库勒湖畔的,但时间来不及了,下午大约6点多,我们左前方出现了一个湖泊,车师说那是阿牙克库木湖,不能再赶了,就去那里扎营。

比起后来的路,是很简单的。但大家从楼兰出来已经几天没有越野了,仍然很高兴走这样的路。


大家都关注路虎,但这实在不算什么啊


老李在给沙豹指路,这种带侧坡的,沙豹显得重心高了些。从开始到最后,老李真是哪里艰险哪里冲啊,我觉得是团队中不可或缺的。




远处的车子走的是车师带的路,近处的车子走的是我带的路,因为我觉得这里坡稍陡但是直坡。


沙豹走这路跟玩儿一样


车队小憩用午餐


深圳的九江虎心情不错,吃的也很爽。
对了,他是我们新疆的女婿呢。




深圳的
×熊,拜山神太投入可能把哪里扭了,吃不下,还想挑食物的毛病。


这天多半是这种路况,车师介绍说这附近有很多矿山,用来拉矿石的路。


走一段我们就要等待保障车跟上来。这次保障车与车队的通讯是个问题,除了小徐的沙豹安装了车台,另外的车没有通讯工具,是大家轮流把手台借给他们用。




快到阿牙克库木湖的时候,向导车把我们拉开了段距离,车师在山坡上等我们,远方湖水已经清晰可见。看到我们想直接去湖边,他电台喊我们说不要去,要等保障车来了扎帐篷。我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往湖边开去,这是我们进无人区遇到的第一个湖,我想带车上的人去看看,楼兰没有到达我一直心里不好受。况且与保障车已经联系不上了,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营地,再不走天就要黑了。骆驼电台里说这湖畔有两窝熊,叫我们小心不要过于靠近湖边,也要小心湖边可能有沼泽。等我们返回营地天已经完全黑了,保障车还没有到达,骆驼他们开车去迎,过了好久才带着保障车回来,说是骆驼不小心陷车了,这可是进入无人区的第一陷啊。大家各自找地方停车扎营,海拔
4750米。


在这湖畔我们车组照下了全家福。左起来自香港的林小姐,酷爱旅行,我们
20号出的无人区,她27号去台湾,11月15号去非洲,罗布泊已经去过4次。她是大陆通,1973年开始在大陆跑了,还喜欢国内歌星,居然会唱《我的祖国》。心情好的时候会来段粤语李白诗朗诵:明月区(出)天三(山),苍茫闻(云)海甘(间)。藏(长)风给慢雷(几万里),催(吹)度玉门关……本色,就不用介绍了,你们在熬夜看他也熬夜呢。小猪,来自成都,极好肥肠粉,后来准备叫她肥肠妹,她不干,说宁愿当猪也不当肥肠妹;寻梦,来自云南,本来想开自己的霸道来,但看到不接受自动挡的,就扔拉萨了。爱好摄影,爱管闲事(不是多事,是路见不平一声吼)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