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咏叹,罗布荒原!连载(五)

点击数:5462017-02-10 13:23:56 作者:李倩

新闻摘要:这个早晨醒的格外早些,我已经学会自己搭帐,也能收叠的很漂亮……

六、无声的召唤,梦里楼兰!


这个早晨醒的格外早些,我已经学会自己搭帐,也能收叠的很漂亮。朝阳和往日一样生出暖黄的光来,粥很香甜。

总是迟钝,知道前路再无沙漠,只剩土路和盐壳地,莫名就开始怀念起来,怨怪自己虚费了许多和沙漠在一起的好时光。

车再上路,卫星地图显示距楼兰古城十公里。楼兰,我曾梦想了多少次的楼兰啊。被历史淹没的楼兰,众多作家笔下勾勒的楼兰,他人口中描绘的楼兰,究竟是何模样?

离近一步,情意怯怯。

没有想象中的大漠残阳,流光如金,正午枯燥的日头将楼兰涂染的素白而炎凉。望着被围栏圈起的楼兰古城遗址,一时挪不动步。




队友都向前去了,默默跟着走。地上散落着暗红的陶片,佛塔在远处悄无声息地凝立。三间房前,有人取景拍照,有人跟在伊老师身后听他讲关于楼兰的史事。


由于行程安排提前,无法在这里多做停留,合影留念后就该要离开了。远处佛塔下,费总独自在那里静念打坐,好一会儿,又起身合手深深鞠拜。我抬手拍下了这一刻,为一个谦卑怀善的旅人,为一颗掸落浮尘的心。



我的心心念念变成了匆匆途经的过客,无尽遐想在眼前展现后变得清晰具体。想到曾经的丝路茶马,卓姿风华,何以萧落成眼前这般?被历史封印的谜团,从来未被真正掀开过面纱。生命在这里鲜活过,又突然间不知所息,诸多探究和印证都不足为据,是生态环境恶劣导致人们弃城而去,还是瘟疫战乱让着丝路上的文明古国一夜陨落,亦或是后人也无法想象和揣测的种种
……


楼兰就这样从我身后消失了,任我追着它的影子目送也不肯从脑海里远去。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