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羌塘 连载(二)

点击数:3312016-12-26 19:07:24 作者:张保华


车队5月1人到达且末,进行最后的补给装水加油,检查装备,测试电台,一切准备完毕。

5月2日按时离开了且末进入山区,队员显得很兴奋,我却没法兴奋起来,早晨出发前日方队长买了一箱啤酒说要带到营地喝,当时我告诉他啤酒我们准备了,是易拉罐的,玻璃瓶的就不要买了不安全,因为汽车的颠簸加上海拔的增高瓶内的压力会增大,容易发生爆炸但是固执的日本人还是买了一箱放到了车上,昨天检查车辆时发现有一辆车有一点故障,所以决定今天大队伍先走,我留下和司机把车修好后去赶他们在一号营地会合,修理厂告诉我们小毛病一会就可以修好,但是毛病越修越多,最后告诉我们两天后来取车,天哪这怎么可能,队伍已进出发了,我们给养车不到前面的队伍怎么办,围着修理厂老板又是买烟,又是送酒,好话说了几箩筐,总算被我们真诚感动了,答应把放假的工人都找回来,加班加人尽快给我们修好,我们的殷勤和态度得到了回报修车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下午3点车总算是修好了,我们加满油箱,去追赶前面的队伍,一路不敢停车紧踩油门赶路,丝毫不敢耽搁。晚上9点我们终于在天黑前追上了他们,他们已近建好了营地,等我们到来卸车做饭,下车后我感到营地的气氛有点异样,翻译跑过来告诉我日方队长的手被啤酒瓶炸伤了,早晨那种不祥的预感变成了现实,我和医生(医生和我坐的一辆车)快速跑到他的帐篷只见他右手抱着左手,厚厚的毛巾已经浸透了鲜血,脸色苍白,当时气温已降到了零下,但他却满脸大汗,我们问了半天才搞清楚原来刚到营地他就去拿啤酒给大家喝,没想到刚拿到第一瓶,啤酒就在手里爆炸了,手被破碎的玻璃划出一个5公分的口子而且很深,营地的队员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办法止住不断涌出的鲜血,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医生问完他的情况就立即开始准备医疗器械准备手术,大夫告诉我,必须马上手术,检查的结果很不好,他的两根神经和一条小动脉被割断了,伤口内还有很多碎玻璃,如果不马上手术后果会很严重,他的手可能会残废,经和日方商量提出两个方案,一返回县城医院,二就地手术,但成田坚持不回县城,最后决定就地手术,医生开始熟练的注射麻药,进行术前准备,队员们也立即行动起来很快地搭起一顶大帐篷,作为临时手术室,手术很快开始了一片片碎玻璃被取了出来,手术用了一个小时,总算是还比较成功,我们把挂着吊瓶送到成田的帐篷里,他要了一片挖出的碎玻璃留做纪念。看的出来他对今天早晨的错误决定,和不听劝告,后悔不迭,这时我想起了中国老百姓的一句老语:“听人劝吃饱饭”,不知固执的他以后拿出这个纪念品会想到什么,大夫还告诉我虽然手术作的很顺利,但是成不成功还得观察24小时,如果明天下午没有异常的话,才算手术成功。这时大伙告诉我饭早已经好了,快去吃饭吧,大夫说他已经饿的不行,拿了一碗饭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但是我一点胃口都没有,探险活动的第一天,就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往前走,人烟更稀少,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那?前面的路都是未知数,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呢?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