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咏叹,罗布荒原! 连载(一)

点击数:9302016-11-21 18:16:55 作者:李倩


那天,费巍第一次从地图上将罗布泊之行的线路指给我看。


红色的国道,密点的沙漠,褐色虚线的干河…… 

哦,罗布泊。

该怎样从“死亡之海”、“生命禁区”的轮廓里勾画你的容颜呢?三千年的漫长岁月风干了你的皮肤血液,将彼时你那缦纱芳华长久地埋首于时光背后。而今,我颤抖的脚步将要踏上你曾充盈过的河床,一睹你沧海桑田后的神秘模样。

明月如酒、大漠为床,残阳比诗,吾愿长醉。


---- 题记

一、这样的黎明,适合出发。

接连数天,我的激动无法消退,意识追不上进程。罗布、小河、楼兰,它们在我心里不停被放大、扩散、蔓延,遥不可及又忽而拉近,放肆地席卷了我的心神。自觉浅薄,生怕遗漏或错失什么,于是行前补课,看 《滔滔小河》,看 《丝绸之路》,看史料文献也看探险故事。然而这也仅是增添了印象一二,我知道,这远远不是等待我去寻迹的罗布泊。

行期即至,十月八日下午,全员参加首次行前餐会。在这之前,我是了解一些参会人员信息的,但得见之后心里仍有拘谨,毕竟除了我一个资历尚浅的姑娘之外,无一不是传奇人物。如果说这种传奇是来自以往的声名地位和经历,那么之后在罗布泊穿越行迹中的点滴就是此说的最好见证。

闻名世界的小河墓地以及楼兰古城等遗迹的发掘者、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终身名誉所长伊弟利斯,和活跃在新疆文化旅游界的新疆通“老鬼”毕亚丁,在团队中是最年长也极有分量的人物。我怯坐在两位鬓发须白的老者对面,虽景仰却不敢形于色,只在心中暗呼:终于见到真人了!从电视里看过的画面又浮现眼前,只是面见又亲切几分。


其次再说这次征程的悍将,几位越野界的勇士默契地一身户外行头,颇有几分战队已挥师上路的错觉。经英竜探索董事长、“探寻罗布荒漠”活动发起人费巍正式介绍,先前从他们口中提及的名字正式现身。以新疆越野第一人方向为首,连同皆是新疆环塔及各类越野赛事风云人物的付光华、董长凯,以及费总四人,作为曾完成传奇N39°穿越的猛将为主力军,外加方向的弟弟连俊杰、伊弟利斯的老友马玉山,组成此行车队六位保驾护航的舵手。而新疆特种旅游的开路人,圈内无人不尊称一声“老大”的张保华,却甘愿负责全程的餐食准备。英竜的得力小将吾提库尔做后勤辅助,而费总不但承担带队、头车开路的重任,也自荐参与这项繁重的工作。同样是户外老手的王子铭,再加上艾则孜和摄像师王新伟,全员十四人的豪华战队齐备。

何须动员,席间已经足够热络了,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激动,看现下频频倒满的酒杯就知道火苗早已在大家胸腔里燃起,借着费巍一番激昂的言辞,就算酒不醉人,今夜,人也自醉了。

倒计时越过十月十日凌晨七点,天丝毫未亮,兴奋让人夜不能眠。整理好行装等待,不觉背包繁重,也不觉深秋清冷。


七点半小吾的车接了我直向集结地乌拉泊行进,大约九点左右,车辆汇合完毕,一切所需查检齐备,英竜探索带领下的“探寻罗布泊”之行正式启程。

天边朝霞散去,破云的光打上全副武装的车队,黎明为我们践行!

二、积攒太久的运气,等待与你初遇。

到达首站农二师34团天已黑尽,感到些微疲惫。但还要给每辆车加满油,前后卸车、装车再加油又耗费了一个多小时。将携带的肉制品以及走前四哥炒好封袋的招牌辣子鸡、咖喱饭放进入住的铁干里克宾馆冷藏,随后大家吃了晚餐时间也已不早,就安顿休息了,以蓄明日进沙漠的气力。

十一日早,阳光大好,早餐过后费巍简要地向大家告知了此行注意事项,编排好行车顺序,再一番慷慨祝词,随即向期待已久的罗布泊进发。




随着草木的绿色从视线中一点点消失,扬起的尘土把房屋和人迹远远抛下。走过一段盐碱地,车队驶进甘草场检查站,登记了人员身份证件后,到达库鲁克山下干枯的孔雀河边的冲击平滩。南疆的正午还停留在刚刚过去的夏天一般暖热,大家统一换上英竜探索的队服,车辆列阵,在这里留下了全程第一张合影。



脚下土地干裂,踩下去,有表皮轻微碎开的声音,击破静谧的空气,留在旷远的荒原上。与外界已断联,此刻与素昧平生的罗布邂逅,竟生出一瞬难言的振动。脚下的这几寸,或许千百年来都从未有人问津吧……




太阳将落,是该停车扎营了。选好一片邻近红柳枝的平整沙地,大帐扎起,炊具食材卸下。后勤开始准备晚饭,其他人也开始搭自己的帐篷了,而我对野外露营毫无经验,完全不知从何下手。正不知向谁求助,毕老师就走过来问了:“丫头,会自己搭帐篷吗?”,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我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我这是第一次露营,然后他拎过我的袋子就开搭了,我赶忙也跟着他的示意帮忙,他边教我边聊些关于搭帐篷的趣事,谈笑中一下就拉近了距离,原来这位老学者当真是这么开朗活泼啊。正忙活呢,伊老师也拿着铁锹过来了,要帮我平沙,一下得到两位最年长的老师关照,幸福感爆棚。伊老师多年考古都是依篝火露天而眠,我就挨着火堆的位置把帐篷搭在了伊老师旁边,期待着我的露营初体验……

从费巍菜刀落下、保华哥炒勺抡起开始,我的惊讶就没停过。都是些领兵疆场的人物,做起饭来怎么能如此轻车熟路?让我一个姑娘家情何以堪……




我也只能默默地挽起袖子打个下手,而这边剥个葱蒜的功夫,一盆菜就出锅了,菜还没赶上洗完,另一盆又好了,直接傻眼,等到其他人搭好帐篷饭菜已上桌。你以为说的只是神速?非但神速而且高质好吗?从没想过在这渺无人烟的荒野,能吃上一顿色味俱佳的晚饭,除了盛器简单粗暴一些,每一道都果断堪比酒店。桌椅摆放整齐,桌布鲜亮,茶水泡好,一样不缺,错觉走进了饭店雅间。这一餐,对两位大神的敬畏直接升级为膜拜!




露营第一夜,佳肴当配酒。几杯下肚,意兴高涨,从以往的探险历程聊到共鸣的疆野情结,从营帐的餐桌转战帐外点起的篝火,这样好的夜晚,不舍早歇。

头顶半轮清月,月下篝火烘面,伸出手攥住那月亮,火苗升起,温度钻进手心,一刻仿佛攥住一颗燃烧的月。我看得清楚那轮廓,明暗之间,酝出几分我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映着月色,映着围坐在火堆旁的人们脸上跃动的光,延伸到更远,更远。我喷薄又安宁的心啊,覆盖着整片罗布泊静伫的沙和红柳枝,笑声起伏,渗进旋绕在营地上百转千回的音律中,真真切切。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