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人区 我的穿越日记 连载(一)

点击数:9852016-11-21 18:13:47 作者:本色


就快要出发了,去四大无人区,即罗布泊、阿尔金山、可可西里和羌塘(又叫藏北),自己又加了点料,返程的时候再走大海道和库姆塔格沙漠。向往在路上的感觉,向往与大自然的亲近,向往在远离城市的地方自己身心俱空的奇妙。有一次晨报记者问我,一次次去那种地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思索什么?我哑然失笑,估计很多人觉得在那些地方人会豁然开朗,譬如那些得道的圣人之类,我不是圣人,去那些地方也不是为了思索,而是体验。我告诉他什么都没有想,他似乎不信,但真的,什么都没有想,有种灵魂脱离躯壳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就是他问,我努力回想才发觉的。很是奇妙啊,躺在床上都会做梦,可人迹罕至的地方似乎连梦都不会做了。不敢说挑战自然,在我心中自然是无限高大的,就好像那些有神论者的信仰。对自然,我们只能亲近,只能仰视,我们如同蝼蚁,每次安然回来,只是自然对我们的恩赐,只是他对于我们的冒犯就像慈父看着顽皮的孩子一笑了之。我略有担心,不是我也不是车,而是这个团队。网络由虚拟转为现实的时候,结果通常是很难预料的,一对诺贝尔奖金的获得者也可能生出先天愚儿,何况我们这些通过网络而相约的人。看过太多在无人区中团队分裂的故事了,我不明白,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中,人是应该彼此依靠的啊,怎么会一点小事就说崩就崩呢?我给自己在这次活动中的位置定义为润滑剂,但愿一切顺利。


祝福我吧,朋友们。

逃离无人区!从来没有想到我的日记会是这样一个标题,这只是在穿越过半时候我与同伴的一句玩笑,现在却成为我的回忆的真实写照。没有悲壮,却有些悲哀;没有豪情,却有些木然……

如果有人觉得我是夸张或者言过其实,但我相信每个参加穿越的战友(我喜欢这个词,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体会什么叫相依为命,什么叫生死与共)脑海中都会有这样的场景再现:

场景一:火山脚下,营地一片忙乱,人们奔跑着、喊叫着,为了拯救两条生命,车师不顾自己刚刚脱离危险,急匆匆发动没有刹车的车子,我车上的成员已经转移到别的车上,改造的床车躺着两个刚刚苏醒的病人,不等大部队出发即紧跟车师急速往双湖方向奔去……

场景二:每天大家都觉得当天就能到达双湖,跑跑那广味普通话:“各位前往双湖的旅客请注意,我们即将抵达双湖,请各位系好安全带……”一再播报但日渐声低;板寸和铁木真天天讨论双湖的饺子馅,但大家觉得那饺子像马王堆出土文物般遥不可及……

场景三:最后一道天堑东温河,车师一下午寻路未果,还两次陷入泥潭中,东风沙豹和香江老李分别将其救出。夜幕降临的东温河畔,骆驼冒险试渡到一个沙洲,大家逐次过河,抖抖陷车了,我过了第一道水流下车观察,却见路遇另一支穿越队伍的一台6驱军卡拖着一台白色的陆地巡洋舰100高速从我身边冲过,转眼车头上了对岸,后轮及陆地巡洋舰却陷在水中。随后现场更是大乱,人喊车鸣灯光四射,20余辆大小车辆各显神通各自寻路,好像二战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这些经历,用“逃离”来形容,好像并不为过。

我和老潘是除了车师和骆驼两辆车最后离开双湖的,因为没有备胎,提心吊胆的走完了双湖到班戈的最后300公里砂石路,把不能用的钢圈倒换下来,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知道自己真正安全了。

连夜赶到拉萨住进五星级的雅鲁藏布大酒店已经是10月22日凌晨3点多了,和老潘两个你推我让,谁都不肯先进卫生间洗澡,要知道我从10月7日开始,没有刷过牙洗过脸,但大家好像距离曾经的生活太遥远,不能适应了。次日搬入四驱丽人的E族客栈,本意想结交些朋友,一来入住的人少,二来懒得开口,任何事情都不想做,除了必须修车外,俩人都是浑浑噩噩像行尸走肉般对什么都没有兴趣。我想这无人区的半个月,多少叫我心理产生问题了。以前都是穿越完成兴趣不减津津乐道,这次却产生了惧怕或者逃避,半个月中好像没有什么印象。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到达格尔木睡了个自然醒,和老潘告别后单人单车往新疆走,沐浴着灿烂的午后阳光,看着白雪皑皑的昆仑山,想到半个月我们在那里的故事,心中却豁然开朗,开始边扶着抖动得我浑身发麻的方向盘(方向机拉杆球头已经损坏)边构思我的日记。好心情只持续到第二天早晨。骆驼的一个电话叫我又回到心理创伤之中。他告诉我有人在前去援助旅途中弃于无人区的6驱卡车的时候出事了,车主的弟弟因为严重高反已经离世,这位车主是我曾经有一面之缘的E族朋友。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就因为我们穿越了无人区。

不是纪实文学,只是尽可能的忠实记录,但10余辆车20余天40余人,我不可能全部了解,我只能说我了解的东西。

这次能参加无人区的穿越,首先要感谢的是我的夫人。批准买了途乐61,又在孩子刚刚上初中、自己工作非常忙碌的情况下给我放行,每次接到我的电话先问平安与否、是否需要救援。没有她的支持,我是无法参与并且完成这次穿越的。至于在穿越中给了我帮助的朋友,我会一一写到。

对于越野车爱好者来说,如果地域限定在国内,穿越无人区应该是终极梦想了。第一次看到大何他们两台80和一台90走无人区,只能羡慕;第二次看到湖南大队版主发帖,穿越克里雅山口,由于自己车辆性能的限制,只能遐想;今年看到骆驼和车师的召集帖,因为当时还没有拿到61,也只是一瞥而过。后来61到手,就给曾经通过电话但素未谋面的车师去了个电话,试探性的说了我的想法,想参加穿越,把自己连人带车租给他们,可以安排我的车子承担载客任务,我不收租金他们不收团费,他初步同意,叫我再与骆驼联系。在与骆驼联系的时候,骆驼对我的想法很是赞赏,大家一拍即合,约定我出车参加活动,他们承担我自乌鲁木齐出发到那曲活动结束的食宿和油料。余下的准备工作就不一一详述。

可能大家的关注会集中于两点:

一、 所谓的事实真相。

很多事情也许是我的表达不够清晰,所以给了大家瞎想的空间,但由于大家的视角不同,同样一件事,大家的看法会有差异,我也同样, 我只能从我的视角观察,这些差异性大家应该能够理解。

二、 所谓的奇特经历。

这次穿越确实是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在论坛里的《经典穿越》板块里我写到“无人区穿越=天堂+地狱+人间”,但叫我记忆最深的还不是那些美景、那些动物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那些遍布的火山石叫人想起这里曾经如同“末日预言”里密布的火球从天而降灭绝一切生灵的恐怖画面,而还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有让大家感动落泪的场景,有对生命的尊重和努力,有蠢蠢欲动的愤怒,有好似谍战的明争暗斗……

我知道会有很多弟兄们仍然向往这条路线,本文最后会有些建议的。但不主张单车穿越。单车穿越主要考虑的应该是:季节、车辆、给养、线路、应急预案。

第一天(10.1):穿越未始争议初起,行程小误夜宿沙滩

10月1日早晨,这次盼望已久的穿越活动终于正式开始了。我这人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非事到临头才知道急。驾照8月底到期、行车证7月15到期,赶9月25、26两天给审验完了;27号检查车辆;28号装顶筐,算是基本有了出行底气了。28号接兄弟高田的电话,说有一套STT,叫我换上,自己报侥幸心理怕麻烦,想着有现在的库伯ATR也还算新,就没换。29号到老陈店里,工人给找了个旧钢圈和轮胎给装上,还有俩备胎,一切合乎要求了。30号,却发现GPS的电源线、天线找不到了,车载摄像机也丢了,老赵拿来他的先给我用上,又赶紧买了抽油管、25升的塑料水桶,又买了个榆木菜板,心想万一需要打千斤的时候可以用。就连休假审批都闹笑话,现在电子办公,要网上请假,我不知道程序,填了表格直接传给董事长,董事长直接就批了。结果人力资源部又找我重新走程序,又折腾了大半天。30号下午,按照约定到哈密大厦与骆驼、车师汇合,见到了安排即将坐我的车的几位同伴:云南的寻梦、成都的小猪和香港的林小姐。车子那叫个满满当当,顶筐也装满了很多备件,四个备用油桶、若干件水、备胎和机油、防冻液、避震器。到达集结地吐鲁番,吃晚饭的时候队员几乎全部到齐,还有个别坐飞机的也在乌鲁木齐的路上了,领队骆驼和车师讲了讲注意事项。我印象比较深的是骆驼的开场白,说我们这次穿越其实是打着探索、环保的旗号,来满足自己一窥无人区的神秘的私欲。我听了觉得有些脸红,这骆驼也太直白了吧。车师主要说的是一些安全方面的纪律。


我的61和甘肃老潘的60整装待发

从乌鲁木齐出发的部分队友


大家很早就起来了,估计都对即将面对的无人区穿越充满信心和期待。吃过早餐,都开始收拾行装整理车辆,也合影留下纪念。补给车也到了,装的满满当当,是辆四驱皮卡,车师他们说另一辆大车已经往若羌走了。车师提过来几个装满水的25升塑料桶,说进去要用,叫装到顶筐上,可谁都不表态,转了一圈车师有些生气,把水倒了,剩一桶叫我背,可我车上已经背了个25升的大桶了,那是寻梦去宾馆里提来的,我想叫我的乘员到罗布泊里可以稍微舒服点,我也有点不乐意,因为别人的车子顶筐还空了半边呢。但最后我还是接受了,没有必要为这点小事情搞得不愉快。后来才知道,人家空顶筐的车子(包括有空座的车子)是按照每车满员缴的费用。老李为这事后来跟车师说过,不是不能背,说好后勤保障是单独提供的,就算要背,也要提前打招呼啊,其实都是出门人,谁都能理解的,提前说的话背也就背了。唉,还没有动身,队伍里就有小摩擦产生了。我观察了一下这支队伍,还算比较强壮的,5台80,都经过改装,四台途乐,我的和车师的经过改装,老朱的61基本算素车,一般都说途乐陆巡算硬派越野车,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问题是有辆陆虎发现三,改的是顶筐,其他的未动,不知道成不成?还没出发,我已经看出来是分了几个小队伍了,深圳的算一队,兵强马壮;我和老潘一见如故,也算个小队伍吧;老虎自己一队,但车里都是老朋友,挺不错;路虎比较特殊,刚刚开始的时候跟大家交往不多,后来才知道还挺爷们的。


陆虎哥自成一派,刚刚开始的时候不熟悉

深圳朋友是兵强马壮,而且都特别能战

走的时候有全体合影,可出来的时候……


终于出发了,吐鲁番到迪卡尔进入罗布泊盆地的岔路口,对我来说是比较乏味的,以前走过几次了。但后面的路我没有走过,算是新奇的。尽管新疆的戈壁滩可以说千篇一律,但只要想到自己没有走,那就新奇和好奇。第一天的路没有什么难度,对大家都是这样。过了通往罗布泊岔路口没多远,后面的皮卡说轮胎扎了,叫大家等。后来路过一个小矿山的时候,皮卡要补轮胎,因为只有一个备胎,又开始等,加起来一共耽误了可能快两个小时吧,开始有人埋怨后勤车不力了,觉得这样太耽误时间了。出发前我问过车师,我觉得一天从吐鲁番赶到楼兰,300来公里的砂石路面可能有些紧张,他说问题不大,但我想这么大的队伍,肯定行路不如我们平时玩的队伍。


车辆通过火焰山

这里开始就没有柏油路了,有人在路牌后面留下自己的领地印记

皮卡车的胎扎了,等待

等待的时候看到了海市蜃楼,对有些人还是比较新奇的

车师也是走这条路的老手了,但鬼使神差的在一个矿山小小的迷了个路,搞得我们一群车也在乱串,好在折腾的时间不长。


走了不久,车队又停下来了,车师的车子又出了毛病,还好随队的修理工牙生很快检查出来是汽油滤芯堵了。换了个新的就好了,旧的吹了吹带上继续走了。世事难料,没有想到这旧滤芯还救了我,现在还在我车子上用着呢。


先导车恢复正常,我们依次上路。骆驼目视我们逐次通过才出发,作为尾车承担收容任务,每天这种景象多次出现,直到最后还剩半天没能坚持。唉,所谓善始善终对谁都难啊,要不,仅仅作为收容而言,就比较完美了……


到了“老营房”的遗址了,大家停下来看看,这些为了我国核爆做出贡献的人们生活过的地方。仅仅是经过,我们还是默默的看着,在心中与他们进行了对话。



给我的爱车留张影吧,他陪我完成了这次穿越。过了这道山,就是我们的营地了。

看来楼兰保护站是无论如何赶不到了,车师在电台里与骆驼商量住大沙山脚下,但太阳好像有个铅球坠着,下得飞快,只好在一个河滩中扎营了。晚餐是面条,我问了是素的,连吃三大碗。戈壁滩的夜是很好过的,起码不是那么寒冷,起码能给我们提供充足的氧气……同车的寻梦是摄影爱好者,拿出装备拍了很长时间的星空。第一天的记录到这里结束了。

车辆整整齐齐的排列,这是第一次,全程总共就两次

老虎的车有准备,先支起桌子再说

深圳弟兄们的装备更加齐全,我在最边上,寻梦已经架起三脚架准备拍戈壁之夜


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出处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