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人区 我的穿越日记 连载(四十五)

点击数:4612017-12-12 17:34:49 作者:本色


车子都走了,就剩我们,虽说还是孤零零的,但因为知道双湖近在咫尺,又有好哥们老潘的保驾护航,我们仨并没有因为又爆轮胎、无法及时吃上热饭而烦恼,反而开始了更顺畅的交流,我觉得比无人区那些日子加起来还说的话多。

寻梦是个比较认真的人,要不也不会在去年云南遭旱灾,
E族很多兄弟慷慨解囊相助,寻梦就能受云南大队的委托,自己开车看着那些钱是怎么用来打井、助学的,然后再详细报告给捐款方。

林小姐就比较有意思了,情绪变化也比较大。

刚刚回到我车上叫我西服以后,经常检讨自己有些毛病,难怪别人心烦,说回去要改。一会又说回去要骂老公,因为他没有做好怎么能不骂。

等我们迟迟出不来的时候,她倒能沉住气,还半开玩笑半认真说这么久和家里联系不上,
“他们高兴死了,肯定以为我死了,可以分钱了!”

我想是要分遗产啊,就问她那家里人会不会争遗产打架。

“不会啊,他们说好的,肯定还要摆两桌麻将打!”

更奇怪了,分遗产了就打麻将?准备二次分配?

她解释说香港人有时候庆贺什么事情,会用打麻将的方式,这倒新鲜啊。

现在我们安全了,我说你回去他们正在打麻将怎么办?

“他们肯定害怕,灰溜溜扔了麻将就跑了。”

已经知道她酷爱旅行,
10月27日去台湾,11月15日去肯尼亚,我说你不会回家先臭骂老公,然后抓一把钱就走吧?

“西服,里太幽默啦,系这样子的啦!”林小姐哈哈大笑。

闲聊了很久,我说该去把破轮胎拆下来了,寻梦说不急,他们肯定要
3个小时左右,我们等他们来前半个小时再拆不晚。

聊了很久大家昏昏欲睡了,我百无聊赖拿起相机想拍点什么,但偶尔出现的藏羚羊、野兔和苍鹰都太远,后来发现云不错,就拍了几张云的照片。


狮子滚绣球

宇宙初始的混沌

小天使

史前巨鳄与霸王龙归来


都睡了,我也熬不住了,曙光就在前面,基本轻松下来了,放倒靠背,我也迷糊过去。

一阵隆隆的车声把我惊醒,震撼的场面出现在我眼前。

想想浙江队的穿越,这次可以用悲壮来形容。

六台越野车坏了四台,幸亏军卡争气,拖出来三台,只是依维柯扔在无人区里面。因为预留座位不够,被拖的车子都坐着人跋山涉水。在路上我们一直为他们担心,下陡坡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乘客下来走路,都坐在车里,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议论,那种下陡坡情况,要不叫六驱走在后面作为后缀,可能也安全些。但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很多陡坡不是一直往下的,中间会有台地,就像老虎第二次坏车的地方,那样前面的车子没有动力也会停在半山腰,太麻烦了。

关于依维柯,我听到的消息是四次救援未果,前三次是大雪封路,第四次拖车的离合器烧了,现在的情况不知道了。





按照寻梦预判的时间,我们开始拆轮胎,就是准啊,刚刚拆下来老潘就带着补好的轮胎到了。

很快换好了,老潘还攀着顶筐用力踩轮胎扳手,一切
OK。

寻梦说这次我们小心点,走一段路检查一下轮胎螺栓,再紧紧。

就这一条路,因为老潘在整理东西,我走在前头了,但老潘的车台出问题了,只能接收不能发射,我们之间没有联系。

大概也就十几公里,看到双湖在路的左前方,但山坡上出现了岔路口,一条向双湖但往河滩里走,另一条稍偏,还在山坡上走。

我稍微有点犹豫,根据经验是走山不走沟,这里地势低洼的地方肯定有沼泽,但又是直往双湖去的,想等老潘上来再一起走,却看到前方浙江队那台拖了两台丰田的六驱从左侧的路往右边直插过去,嗯,知道方向了。

我很快就超过了六驱,但顺路越走越觉得不对,眼看离双湖越来越远,而路上的车辙印记也越来越淡,肯定走错路了。

山坡上掉头往回走,这里不敢直插,陷车实在不好玩,还是到那个岔路口比较保险。六驱迎面过来了,我停车告诉他们错了,跟我往回走吧。

看着老潘往那条路过去了,我没有想追他,慢慢走,这次不会再错了。

离双湖大概还有一公里了,路面有点软,我加了脚油,却听哐嘡一声,车子一歪,坏了,轮胎又掉了!

我和寻梦面面相觑,说好要检查轮胎螺栓的,但一走错路,把这事给忘了!


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