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人区 我的穿越日记 连载(四十三)

点击数:5212017-12-12 16:39:00 作者:本色


初见人踪
  车师孤身犯险
终上大路  众人欣喜若狂


我加好油没多久,车队又出发了。

这天车师的带路风格变化很大,河床肯定还是要选路,但对于山,无论多高多陡,都是走直线,硬往上爬,我想是为了节省时间少走弯路吧。

危险当然比绕道要高些,但也不算勉强,实在不行就呼叫后面的老李另外选路。

我看着他的风格有些担心,因为他早就没有刹车了,几天前大疆坐过他的车,有次上了一半动力不够了,抢挡又没有进去,就那样直刷刷就倒着溜下来了,大疆吓得够呛。

最高的时候我们翻到海拔
5260米,这是我记忆中穿越的最高高度了。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们常用的档位就是低速四驱的二、三档,很多陡坡要用低速一档,这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以前开车,也就在沙漠中陷车往外爬的时候偶尔用低速一档。

我们队伍的车辆动力都差不多,还都能爬上去,但想到浙江队那拖车的六驱,这路居然都跟上了,不佩服都不行。

翻过一个山梁,面前是好大一个盆地,我觉得恍惚中到了巴音布鲁克草原了,一道河流弯弯曲曲流过,四周群山环抱。

我和老潘在同一条沟里陷了,还好马上就被拖出来了。

在拖车的时候,寻梦眼尖,说远处河对岸好像有车。我用长焦拉过来一看,果真有辆卡车停在那里,但看不清楚是否有人。

电台喊已经停到盆地中央的车师,告诉他那边有车。听到车师回答那里可能有人,但到底是牧民还是盗猎者很难说,叫大家原地等待,他单车过去看看情况。

来到他们停车的地方,看到车师已经到了对岸,在往那车跟前走,但他没有带手台,我们不知道有什么情况。

过了一会儿,他回到车上,告诉我们是辆牧民的卡车,但没有人,还说他的车子陷了,需要帮助。

又是深圳队,老李一马当先过去了,车师出来了可老李又陷了,余下的三台深圳车不约而同都往那里开去,好像是抖抖把他们救出来。

车师和老李没有原路返回,而是越过那辆牧民车车直接越河,看着他们走的不同路线,激起很大的水花,随时有继续陷车的危险,屏住呼吸,看他俩安全过了河。

车师叫我们绕过去跟他们汇合,小心路上可能的沼泽。

深圳的三台车回来了,他们打头往山边划大弧线绕,我刚刚要走,电台里传来骆驼的呼叫:
“我们到一个山顶了,你们在哪里,有抄收的吗?”

没人回答,可能是太远了,于是我回呼:
“驼队,本色抄收,你们看到一个像巴音布鲁克草原的盆地了吗?我们在盆地中央。”这样回答,是因为骆驼说过他对巴音布鲁克草原很熟悉,他老家就是那里的,是蒙古族,还在新疆服过役。

“巴音布鲁克?哈哈,那可是中国最美丽的草原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打哈哈,我已经消了的气又涌上来:
“驼队!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到底看到没有!”

他回答已经看到我们的车辙了,我和老潘一前一后开始跟上深圳车留下的印记。

路上深圳好像是九江虎的车子陷了,看那情况就是猝不及防,车头直接就掉进沼泽,他们正在救援,我往山坡上继续绕,很快就与车师、老李很近了,怕后面的车辆找不到我们,就停在山坡上等待。

很快深圳兄弟就过来了,我往车师旁边开去。

啊!他和老李就停在一条路上!真真切切的路!经常走车的路!

大家那种高兴啊,难以言表!

车师说当他看到并驶上这条路的时候,浑身一阵瘫软,心终于落地了,他们带领的
40人,确确实实安全了!


我们是见山翻山,尽量走直线

以前很少下车看路,但现在必须

现在没有湖了,连河也不多

翻过这道山梁,就是“小巴音布鲁克草原”

寻梦发现无人区有车 


车师冒险单车去探明情况,陷车了,深圳弟兄们去救援 


我实实在在停到路上了 


欣喜若狂的车师和大疆


后面骆驼他们也上来了,但只有沙豹跟着,我们的六驱也弃车了,林小姐的行李还在上面呢,车师说以后给她寄回去,但这也意味着我们没有东西可吃了。

踏踏实实走在路上,大家忘掉了那些不快,车台里也开始热闹起来,当然以说美食为主了。

路一直在延伸,我有时候会产生一丝丝担心,别又像那天的路,走着走着没了!沙豹卧倒了,是因为断油了。

很快就落实了,这路直通双湖。

在一条山沟里,突然前方车辆电台里一阵喧闹:
“我们看到人啦!真的是人!”

是一老一少两个藏族,眼看天黑,人家倒不紧不慢,坐在旁边山坡上,用牦牛粪在烧奶茶呢。

大家都很激动,最后一次看到人还是那陷车几台车,已经
13天啦,能看到的就是我们这两支同病相怜的穿越队伍。

大家围了上去,有些还有余粮的就拿出八宝粥什么的送给他们。那小伙子汉语很流利,一直把玩着手机。我问他有信号了吗,他说到双湖才有。我问他那拿手机干嘛,他对着我就拍照片,还说可以听音乐。

车师问了他们,说下午我们看到的车就是他们的,但现在河水大怕陷车,就先下来等封冻后再回去开车。

告别他们,到这次穿越最后一个大湖
——令戈错,天已经黑了,车师想有双湖的藏族朋友来送油(就在我加油的地方,车师和骆驼感到油肯定不够了,尤其是大车,就打电话给双湖的朋友叫送油到令戈错,还电话订了双湖的宾馆),就打算迎接他们,但怎么也找不到路。

我们看了
GPS,路是要先绕令戈错北岸然后沿湖的西岸走,但始终找不到那条往西的路,怀疑错过路口了,车师又掉头往回走,但还是没有找到。最后决定车师在后面跟着,抖抖带路往前探。

夜里实在不敢走了,寻梦判断就是这条路直通双湖,大家往回走与车师和赶来的骆驼,这次骆驼把小徐他们都带下来了。

又在车里窝了一夜。
 


草原上,我们的路在延伸


发现了一群野牦牛,但我们不怕野牦牛成群,就怕他们落单。

成群的野牦牛见了我们,就像野驴一样从车头前掠过,往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狂奔。


 

初冬的羌塘,非常漂亮



短短两周时间,我和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