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无人区 我的穿越日记 连载(四十二)

点击数:4742017-12-12 13:05:18 作者:本色


走了
30公里了,路没有找到,浙江队也没有跟上来。

现在知道,不光是我没有油了,连承担探路任务的车师也没有油了。

问题是浙江队的油好像也所剩无几,见他们把六驱上的油桶搬下来,倒腾到一个像饭店盛汤的不锈钢罐里,也就两个半桶。

大家都围上去看,我旁边一个队友说现在特殊时期了,大家要同舟共济,这油平均分配吧。我想这样大家恐怕都走不了多远,于是说自己的看法:首先得把车师的油补满,没有探路车是不行的;其次把他们的
100补满,车师一个人走也危险(其实我还有个想法是别人的油,都给我们加上肯定不行的),这样即使我们剩下的车出不去,他们也可以带救援车进来。

大家听我说的似乎有道理,就这么定了。

老路把我拉到旁边,说恐怕我们要做最坏打算了,问我卫星电话的号码是多少,说叫他乌鲁木齐的朋友再给充些话费,以备急需,最后给充了一千五的话费。

就那么点油,很快就加完了,没有轮到我。

我问乌尼莫克的张师傅还有油吗,他说所有的油桶都翻过了,一滴油都没有了。

我有些木然,好像这些和我没有多大关系,开始设想用卫星电话求救后的情形。


旅程还没有结束,车损比较厉害

跑跑的后门,是老李的杰作


突然有人惊呼起来:
“快看,沙豹来了!”

我扭脸一看,沙豹从对面山头翻过来往山下河床驶去,很快过了河,往我们开过来。速度很快,给我的感觉是带着怨气,一直冲到我们散落停着的车辆中间,狠狠的一脚刹车站住了。

我赶紧上去,爬上驾驶舱,小徐半躺在后排,二蛋脸上蒙着被子也躺着,前排牙生没有看我,脸冲前方,只有司机阿不来提笑着望着我。

我伸出手,小徐也慢吞吞的伸手过来,我握住他的手问怎么样了,他没有回答。

我看到他墨镜后面开始淌泪,心里一阵复杂的感情涌上来,同情、怜悯还有酸楚,眼泪一下就出来了。

这时候骆驼从阿不来提那边攀上车门,笑嘻嘻的开始打哈哈:
“啊,你们都回来啦?二蛋!二蛋怎么样啊?”

不知道谁冷冷的说了声:
“二蛋死了!”而二蛋始终把头蒙在被子里一声不吭。

我望着骆驼突然觉得非常陌生,一阵厌恶。是你把他们丢下的,现在到没事人一样见面就是笑脸?真虚伪啊!当时真想照他脸上一拳捣过去,但还是忍住了。

小徐一直没吭气,一直在流泪,这可是
1米87、当过军人当过警察的汉子啊,我不能再呆下去了,紧紧握住小徐的手摇了几摇就跳下车去。

老潘看我含着眼泪神色不对,过来拉着我问怎么了,我感觉非常悲愤却又哽咽着说不出话,就往旁边走去,老潘一直陪着我等我平静下来说了事情的经过。

他拍着我的脊背,说别想那么多了,然后往我手里塞了一小块东西。

我一看,是块平时夹面包片的黄油,国产的光明牌,有些不明白。

老潘说刚才他蹲在旁边休息,那位
“南极人”过来了,给了他两块小黄油:“兄弟啊,现在情况不是很好了,你拿上。热量很高的,一天一块,就可以多撑两天啊!”老潘非常感动,我听了也感到一阵温暖。

牙生下车了,我问现在好点了吗?他一下含满了眼泪:
“大哥,我们要是死在里面,都没有人知道啊!”问他们是怎么搞好车的,说把油管都拆了,居然发现里面有碎塑料条,还是柴油太脏了,把油路堵死了。

回到车上,寻梦拿了个午餐肉罐头,说刚才浙江队在分东西,一个小姑娘经过他旁边塞给他的,唉,世界上无论哪里,还是好人多啊!

平静下来,没有油料的事情就成了头等大事了。

我出发的时候主副油箱加满了,顶筐上有四桶
80升油,本来想一直不动的,但进无人区的头几天,骆驼叫我把顶筐的油加到油箱里,我有些不乐意,老潘告诉我骆驼是一片好心,想这样可以减轻我车子的负担。

我也认为骆驼是好心,但我没有理解,可现在的问题是没有油了,难道我因为油料问题也要弃车了吗?

突然想到沙豹,又过去问小徐他车上有没有汽油。小徐有气无力的说:
“哥哥你自己去找找吧,也许还有没加干净的油桶,我是没有力气帮忙了。”

几个哥们听说都过来了,我和大疆、王凯在车上翻,老路老潘在车下接,居然找到一个有半桶油的大油桶!

这下有救了!

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