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上时光长廊,聆听历史的回声 (上)

点击数:6452017-11-01 13:17:18 作者:李倩

新闻摘要:重返小河,荒凉依旧,肃穆依旧……


再次提笔写罗布泊,少了些许情怀铺设的遐想,多了几分惦念的温情。

重返小河,荒凉依旧,肃穆依旧,只是行走于沉默如迷的沙海间,文明衰落前的回声愈加清晰。

塔克拉玛干,中国
沙漠之最,一个仅次于撒哈拉的存在。它承载了曾经辉煌的岁月,在历史的沉淀和自然的变迁与交替中,留下经久被侵蚀的印痕和无限厚重的记忆,即使在千年之后仍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时至今日,这里早已落下了喧嚣,而那些往昔却从未被隐匿和遗忘。



大漠广阔,驼队商贾的身影渐息之后,新的脚印就显得渺小而谦卑。

火烧过
8月,罗布泊古老的湖心只有燥热的风和骄阳。英竜探索团队继一年前的探访之后,再次协同著名考古学家伊弟利斯及会员组成一支十余人的考古探险队,踏上这片荒凉之地……

提前一个月的准备,辎重给养事无巨细。
21日清晨,车队从乌鲁木齐开上了G30国道,直向若羌县铁干里克34团。

有灰色的云层笼着中天山群峰之巅,博格达隐在蒙着积雪和蓝雾的
“黑眼睛”背后,云团被山棱划破,流泻而下万缕云丝,披携环绕。


白色风车一直铺向远处山脚,和渐渐破开的光影一同转动
这里是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厂,绵延数十里,有种无意为之却叹为观止的独特浪漫。着是“中国死海新疆的马尔代夫——柴窝堡盐湖景区神秘的北纬43度,蕴含着中国最大的再生盐矿资源

秋初,北疆微凉,国道旁转黄的树枝叶被达坂城强劲的风吹向一边,苇草青黄,湿地交织起的色彩也青黄,牛羊点缀其间,颇有生气
当年王洛宾先生用汉语译配的现代中国第一首维吾尔《达坂城的姑娘》让这个小城从此久负盛名。



过甘
,难得起了这一路段是典型的山区道路,连续上下坡,坡陡、弯急、落差大,雨水将素日浓密无尽的灰尘压下,多了些少有的清爽,减去了行车的焦躁。车台里不时传来大江对这一路地貌及人文的讲解,如数家常,多年从事旅游业的资历,使得新疆的一山一水像图志般印在他心里。


乌什塔拉的云太低,截断了一般,挡住了背后的
山脊。过了孔雀河恰拉水库,进入31团,道旁梨树挂满香梨,熟透的库尔勒名片。

有水浸润的南疆草木繁盛葱绿,
胡杨还未转黄,俨然像是南方,与概念中南疆的样子大相径庭芦苇丛中白鹭觅食好不惬意。

红柳一路可见,紫红色成片拥拥簇簇,是南疆典型标志性的植物。
“依依红柳满滩沙”用在这里显然不合适沙还未见,它诗意的名字得以被淙淙的塔里木河水成全。



接近
34团小雨淅沥,逐渐密集
起来到达铁干里克宾馆天色擦黑,院里已有积水,不见停意。这倒也没有影响大家的情绪,队员大多来自内地,怀揣着即将进沙漠的兴奋,安顿好住宿然后张罗着去吃饭了,只有领队费巍从进了若羌开始就愁容不下,不时翻看手机天气情况,忧心这雨是否会影响明日进沙漠的计划

晚餐的气氛延续了出发之前左哥安排的接风宴上的欢愉,虽然团场的小餐馆略显局促,但大盘鸡就着啤酒也喝出了兴致。为了不让大家跟着忧心,天气的事费巍只能跟自己着急,回到宾馆,他召集后勤团队开了个小会,安排各自工作之余又商量了关于明天进沙漠的路线预案。

雨后的清晨有些凉意,朝阳未开,阴云未散,但大家都是十二分的精神。

9
点半早餐,进沙漠前最后一顿现成的饭,开了行前会议讲了野外生存的注意事项和要求之后,10点半整理好行装正式出发了。



昨夜的雨已然使得车队
无法从小路营盘进小河只能走国道探路。

阴云笼罩
,道旁沙土是潮湿的,有的地方甚至成了北方的湿地和水塘,始终找不到合适的入口进去,状况果然像预计一样堪忧可车队行进计划不能耽误,只能再走走看。



快到阿拉干的时候,天气出奇的转晴了,云开雾散,一扫上午的阴郁。从阿拉干林场管护站进去,趟过了一小段积水,路况似乎好很多,终于
悬着的心能放下来,大家也都松一口气。

走过红柳丛生的沙漠边缘,视野渐渐空阔起来,城市在身后越来越远
自此正式开启了罗布泊探险的沙漠旅程。




几个小时的颠簸摇晃,能量消耗殆尽,
中午三点左右路餐时间,馕,牛肉,八宝粥,就着沙漠正午热烈艳阳和渐强的紫外线,填饱了肚子



食物给的力气没料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车辆开始轮番地陷沙。清一色的丰田算是沙漠铁骑了,但软沙还是不好应付,停车给车胎再放掉点气,接着走,

就这样
前后照应着到了日光西斜

傍晚六点
决定选地扎营第一个野外露营日的到来让这些从工作生活的忙碌中短暂抽离的人们格外兴奋。后勤开始卸车建营地、搭帐篷准备晚餐,队员们则赏景拍照,漫步沙丘舒散一天的疲惫



维吾尔厨师地道的厨艺
为这个傍晚的来临拉开了第一道序幕,本不属于大漠的香气四溢蔓延,美食在桌、友人在侧,把酒言欢。


天色黑透之后,银河显现,一条璀璨的鉆带,繁星布满天幕,篝火点起,映照着
所有人闪烁的红色面庞。伴着音乐声,营地在灯光和火苗的衬托下愈加安宁而诗意。

酒酣人寐,凌晨两点,
各自的睡帐早已搭好,在意犹未尽的絮语中睡去

大漠的早晨没人愿意晚起,
早上八点左右,就听到帐篷外有人就昨夜谁打鼾的悬疑案打官司,着实欢乐。早餐时基本没什么风,很静谧,桌椅直接搬上营地旁比较高的沙丘平地白色桌布和着刚升起的朝阳格外鲜亮明媚



收车比卸车要繁琐多了,带来的物资细碎,整理起来费时费力,大概一个小时的忙碌,原本满满当当的营地又恢复了昨日来时的空旷。所有垃圾被捡走烧埋,所有烟头装进提前发放的烟灰桶里随身携带,这一直是伊老师多年的习惯,而后变成了我们共同的习惯。

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被旷远的空寂淹没,
7辆白色的越野车在银黄的沙面上流过,渐渐变成白点,像沙粒中铁矿石的晶体一样闪烁着光。



今天的行程异常顺利,下午四点
就提前到达小河墓地,这比计划提早了一天,不过迎接我们的是无休无止的风沙。


安营扎寨,
风拉动篷布摇摇欲坠,于是将车围停在大帐四周,用绳子牵着。这种天气显然不宜外出活动,那在帐篷里打牌喝茶也不错。风窗吹进来的细砂被滚烫的茶水洗净,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帐外风声作响,帐里笑声起伏。


炒菜做饭只能在小炊事帐里进行,做好的菜端去大帐自然免不了掺进沙子
,也没人介意,按大家的话来说全当是助消化了。风沙弥漫一直延续到天将黑的时候才停息静下来的沙漠之夜一如前日。七点半晚餐就绪清炖羊肉辣子鸡大盘肚七八个菜摆满桌,琳琅丰盛。

篝火
又起,围坐畅聊,少不了音乐酒。令大家惊艳的是,厨师帕哥放下炊具拿起吉他,俨然成了一个民间艺人,一首《杨树林》引来了大家的合唱,这是我们常爱唱起的歌,配上微微醉意和大漠旷远幽静的夜晚,回味悠长。





未完待续……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