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海60天 连载(九)

点击数:2752017-04-17 17:53:56 作者:邱磊


第一次会师


几天来,我们沿着麻扎塔格山脉向第一汇合点疾驰。也许由于流沙被挡在了山体的东北侧,所以这一带地势相对平缓,行进速度加快了。

10月7日一早醒来,突然发现就在眼前的麻扎塔格山体不见了,而嘴里全是沙子。原来咋夜刮了一场大风,此时风停止了,而尘沙没有散去,迷漫在空气中,遮天蔽日。沙漠中刮一次风,扬起的沙尘几天都散不尽。尽管天气不佳,但我们心情很好,根据计算,今天我们将和外围组会师在麻扎塔格山古戍堡下。

北京时间上午
12:30分,英方外围组的两辆车沿戈壁滩开进来,车上飘着英国米字旗。我们希望能见到五星红旗,然而我们失望了,因为中方外围组没能进来,心情有点不好受。为了快点与外围组汇合,我们几乎是在急行军了。天气渐渐黑了下来,这是我们第一次在黑夜中行走。突然,前方天空升起了三枚绿色信号弹,瞬间照亮了夜空,我们发出一片欢呼声:“我们到了!”

信号弹升起后不久,先看见中新社小个子记者刘洪涛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接着是新华社乌鲁木齐分社的英俊小生、摄影记者沈桥迎了上来,经过
10多天的沙漠徒步,见到这些同行分外亲热,我当时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眼眶湿润了。特别是看到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麻扎塔格山顶时,我们许多人流出了热泪。

晚上,大家在炊事帐篷中,围绕在一起,一边狂吃外围组为我们准备的丰盛晚餐,一边总结第一阶段的穿越。赵工的总结最细,条理清晰,但都是他的发现:第一是发现了五趾跳鼠;第二是发现了玛瑙滩;第三是在罗丝塔格山附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石膏矿,这里的石膏是百分之一百的纯石膏,毫无杂质,按赵工的估计,储量应在
1亿吨以上;第四是发现了许多古河床,了解了沙漠河流在千万年来的走向;赵工的发现对我们外行人而言如同天书,但他兴奋不已的表情,却使我们与他共享发现的欢乐。

我在沙漠中最想做两件事,睡觉和狂饮可口可乐,不知外围组怎么知道了,今晚真的带来了可口可乐,我一连喝下三罐,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了。保华恶声恶气地问我:
“邱磊你老实交待,是不是拿了可口可乐的广告费了?”原来,外围记者在发表的文章里有这样的话:探险队员在沙漠中总结了几个“之最”:最痛苦的是早起床,从温暖的睡袋中爬出,一下进入寒冷的空气里,苦不堪言;最高兴的时刻是晚餐后围着篝火神侃,然后数着繁星进入梦乡;最盼望的是喝到冰凉的可口可乐。

沙漠的夜晚是煽情而撩人的。从喧闹的城市,来到时而美丽、时而苍凉、时而残暴的荒漠中,我们的心灵得到净化,情感变得纯朴,行为变得豪放。晚餐过后,我和保华等几人,在夜色中幽灵般潜入一个小水塘,这是和田河残余下来的水,我们忘记了河水的冰冷刺骨,也忘记了这是碱性很大的水,赤裸裸地跳了下去,洗了个痛快,并且
15天来第一次涮了牙。舒舒服服睡进帐篷中。这天我们行进了40多公里。睡前我们对查尔斯说:“希望明早不要听到‘你好’、‘你好’的声音”,“你好”、“你好”是我们在沙漠中呼唤起床的讯号,大约是英方队员说得最好的中文了。


乌鲁木齐市高新区昆明路158号野马大厦B座602室
0991-3812153 0991-3653535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立即更正。

版权所有 © 新疆英竜探索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证号:新ICP备16003715号    法律声明